晓夏

黄天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莱州信息世界上能见鬼的几种体质!除了阴阳眼之外,竟然还有……-手机有鬼

浏览量:90

世界上能见鬼的几种体质!除了阴阳眼之外,竟然还有……-手机有鬼
>>>>能见鬼的体质有很多种,除了阴阳眼之外,其实还有这样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奇特的人。
不是因为长得奇特,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这个人更像是有特异功能一样。张扎纸见到他的时候明显更感兴趣了,一直在那不断的询问什么。
这个人叫张德开,唔,大家请不要纠结名字,这只是鬼哥随手起的一个化名。住的也挺远,竟然在内蒙古的赤峰市。
要说张德开的故事,的确是挺有意思的。因为他在乡下给自己盖了一栋房子,在挖宅基地的时候,挖出来了一副枯骨。
那枯骨连棺材都没有,也没有陪葬的古钱什么的,看样子就像是兵荒马乱的时候,直接被人打死就地掩埋的那种。毕竟张德开买来的是宅基地不是坟地。
当时张德开也没在意,直接说了声晦气,然后就把骨头装进了一个破麻袋里,直接扔到了村外,后来收垃圾的车辆过来了,不由分说的就把装着白骨的垃圾给弄走了。
张德开开始的时候也不以为意,接着盖房子。结果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在跟他要自己的身体。
话说张德开在本地也是一个吃的开的人物,年轻的时候也是混过社会的,嚣张惯了,所以当场就说,你是什么东西?跟老子要身体?哪凉快就去哪玩吧。
那个梦中的男人当然是勃然大怒了,于是冲上去就想弄死张德开。
张德开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梦,不过按照他的脾气,管他是不是梦呢,既然你想弄死我,我就先毫不客气的弄死你。两人在梦里就扭打起来,到最后还是张德开蛮横一点,那家伙被打的满地找牙,忽然间就消失不见了。
张德开这个时候也醒过来了,但是醒来后却觉得全身酸痛,就像是真的跟人打过一架似的。张德开还以为自己这几天太累了,而已不以为意,又睡了一会儿,就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指挥工人给自己家盖房子。
哪知道一天忙完之后,张德开晚上又休息了,而他又梦见了那个全身是血的男人。那男人嘴里说,虽然知道打不过你,可是毁身之仇孔新亮,不能不报!今儿咱们再见个真章!
于是两人又在梦里打起来了,这一仗更是打的昏天黑地,张德开凭借自己早年混社会的经验,又把这家伙打的狼狈逃窜。但是自己也气喘吁吁,而且脸上还被这家伙的指甲给挠了一下,火辣辣的疼。
天亮之后,张德开满身疲惫的起床,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上有几道清晰的伤痕。
张德开当时就震惊了,心说难道自己其实不是在做梦?可是自己没出门,不是在做梦又是在做啥?
后来几个晚上,张德开几乎每天都梦见那个满身是血的家伙跟自己要身体。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打一架。当然,张德开每次都大获全胜,可是天亮之后总是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些伤痕。
后来有一次,梦里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柄杀猪刀,恶狠狠的模样让张德开差点被捅死了,好在侧身偏了一下,才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刀阿格尔。当他醒过来看见胳膊上血流如注的时候,吓得赶紧去了卫生所。
连续一周,白天干活,晚上做梦打架,张德开就算是铁打的也扛不住了。反倒是那个男人却越战越勇,甚至差点把张德开给干趴下。张德开这时候有点害怕了,因为他在想,在梦里如果被那家伙捅死了,自己是不是也会死?
于是张德开多方面打听,想要找人帮他看看蔻静,一来二去,就找到了我和张扎纸。
我和张扎纸听完张德开的事,顿时对他的遭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早些年看小说的时候,听说包拯白天断人间案子,晚上却在梦里断阴间的案子。这家伙白天在阳世干活,晚上却在梦里跟鬼打架,这两件事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看来张德开的体质,是属于那种极其特殊的样子啊。
世界上其实真的有这样的人,有些人是阴阳眼,有些人则是极阴之体,不管是哪一种,都属于极其特殊的人。我们干这一行时间也挺长的了,可还是第一次见到。
张扎纸听完张德开的话,立刻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那副枯骨到底还能不能找到?
张德开一摊手,根本就找不到了。都过去十多天了,那副骨头估计早就被压成粉末送去焚烧了。
我心说这事可不好办了,你把人家的身体给弄没了,人家不跟你玩命才怪呢。这事根本就没办法调节。
张扎纸也皱着眉头,说这事有点难办啊。
张德开顿时急了,声音也有点大了,你们不是大师吗?帮我弄死他不就行了?这些天我快疯了,现在我都不敢睡觉,一睡觉这家伙就拎着刀子过来跟我玩命。
张扎纸不耐烦的说,急什么?你以为鬼是说弄死就弄死的?这是要沾因果的。黄光宏先坐着,等我想个办法。
张德开顿时不敢说话了,虽然很着急,可毕竟还要指望我们。
张扎纸想了一会儿乱世有情天,就说,人家要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但是想给他一个一模一样的身体那是不可能的了,你今晚在梦里看见他雷打雪,不要先动手,先好好谈谈,重新给他一个身体怎样?
张德开瞪大了眼睛,谈谈没问题,可是我该怎么说?那家伙一上来就要捅死我,这几天我都快打不过他了。
张扎纸说,你先躺下匪侠,我给你安排一下。
张德开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躺在了地上。张扎纸在他的头顶和脚丫处分别点燃了两盏灯,就是从广济寺求来的佛灯。然后将密宗铁棍递给了张德开,说,你握着这东西,在梦里就能用了。
张德开拎着沉甸甸的密宗铁棍,咬牙切齿的说,我能不能用这东西直接把他打的魂飞魄散?
张扎纸说,你要是真的把他打的魂飞魄散了,因果沾身-,死后就要下地狱赎罪的。毁人魂魄是重罪,估计十八层地狱你得挨个过一遍。
张德开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张扎纸继续说,今晚上你就躺在这睡觉,你见了他之后,他肯定还会跟你拼命的,但是你也别怕,先用密宗铁棍顶住,如果有机会的话就制服它,如果你没那本事,就一边打,一边讲道理。
嗯,你就这样说,咱俩打了十多天了莱州信息,谁也对付不了谁。那什么,你的身体已经不可能找到了,我用阴沉木给你再雕刻一具身体,再找个风水好的地方下葬。怎样?你一孤魂野鬼,留在阳世中也是受罪,还不如乖乖的等戾气消散,被接引去地府。
张德开把张扎纸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又担心的问,如果他不同意呢视讯堂?
张扎纸一挥手,说,如果不同意,那你就搬去寺庙住吧。就住在广济寺里,那家伙肯定不敢找上门来。不过你这一辈子没办法出寺庙了。
想当和尚,这家伙可根本就不够格,所以张扎纸说要他住在寺庙里,其实就是花钱租一个房间。等钱花完了,他就不得不搬出去了。
这种方法只能解燃眉之急,根本就不能根除。
张德开念叨了几句,然后就点头。张扎纸又提醒道,密宗铁棍厉害的很,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千万别试图把人家打死,如果打死了,你死之后定会受到惩罚,万一打不死碧斯,就再也没有和解的可能了。你可要想好了。
张德开连连点头,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张扎纸见他还算是明白道理,就让我拿出朱砂来,用三阳酒调了一碗红色的液体,分别在额头上,双手,双脚上画了一道镇邪符。
忙完了这一切,就和我坐在了沙发上,看着躺在地上的张德开。
我说要是谈不拢咱们可咋办?
张扎纸说,谈不拢就送他去广济寺,这份钱合该不让咱们赚。反正把人家打的魂飞魄散的事不能干。
我点头表示明白,魂飞魄散是禁忌,绝对不能触犯的。否则因果沾身,以后肯定要倒霉的。
张扎纸又说,你也别太过担心,按理来说应该能行。因为这个阴魂就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身体也无法轮回,张德开给他找一块墓地化解戾气,那是对他有极大的好处,这阴魂如果还有神智,肯定会答应的。
正说着,我就看到两盏佛灯的火苗闪烁了一下,紧接着张德开抓着密宗铁棍的手就握紧了。
我心说那家伙来了低语者!
张德开的身体没有动弹,但是脸上表情却咬牙切齿,显然是在梦里跟那家伙恶斗。过了好一会儿,他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下来,但是却仍然没有醒过来。
张扎纸跟我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既然争斗结束了,张德开还没醒过来,可能就是在谈判。这也说明那个阴魂也不想再这样纠缠下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张德开抓着密宗铁棍的手才松了下来,然后睁开了眼睛。
张扎纸说,谈成了?
张德开满脸疲惫,但是脸上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说成了!那家伙被我打了一棍子,晕头转向的。我本想一棍子打死他,可是想到你的话,才跟他谈条件。
不过这孙子还真是狮子大开口,除了和他同等比重的阴沉木身体之外,竟然还跟我要一百亿!
张扎纸从他手里拿过密宗铁棍,又吹灭了佛灯,说,一百亿冥币,花不了你多少钱的惠建林。倒是阴沉木,你可要好好的找了,我跟你说,鬼神不可欺,你答应了是阴沉木的身体,就不能用别的木头糊弄它,不然以后再出什么问题,我们可不负责。
张德开神采飞扬,说,那没问题,话说阴沉木是什么东西?
张扎纸面无表情的说,乌木。
张德开顿时愣住了,乌木可真的是名贵木材美影社!真要弄一真人大小的乌木,他非得倾家荡产不可!
而且这东西就是算是想弄,也弄不到啊!
眼瞅着张德开目瞪口呆,张扎纸又说,知道这东西很贵,可也不必要非得去买。你看看能不能想办法租过来。这个阴魂只是借助阴沉木的身体来接引去地府,完事后你就可以挖出来还给人家了。
而且我给你提个醒,这种被阴魂寄生过的阴沉木以后是最好的法器,你如果找对人了花漾阶梯,估计不用花钱人家就很乐意借给你。
当然我的黑道老婆,一切就都看你关系了。
我们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不管张德开以后如何去找阴沉木,反正我们的费用必须现场结算。张德开也算是光棍,跟我们结算了服务费之后,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想来是按照我们的吩咐去找阴沉木了。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手机有鬼
手机有鬼
奇闻异事丨鬼话连篇丨灵异漫画丨1000种死法

温馨提示:《手机有鬼》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