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黄天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英语同声翻译软件专著连载:王宜田《罪恶——东北沦陷时期日军酷刑犯罪实证》-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

浏览量:215

专著连载:王宜田《罪恶——东北沦陷时期日军酷刑犯罪实证》-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

揭露日本侵略者残酷暴行,
还原东北抗日军民悲壮情景。
以下内容可能会引起读者不适,
请慎重选择观看!
东北沦陷时期日军酷刑种类分述第二类木刑(四)
腊木棍子打
伪满桓仁县木盂村村公所有一间阴暗潮湿的房子,曾作为刑讯室兼牢房,关押过东北抗联第一军的交通员王玉林,对他施以腊木棍子打、皮鞭抽等酷刑。[1]竹剑扎脚趾
1940年6月未选之路,在伪密山县公署特务科拘留所的刑讯室,敌人用竹剑往黄铁城脚上猛扎,当即把他的右脚大脚趾的脚趾盖扎掉。他咬紧牙关,忍着疼痛,一个字也不说新藤惠美。过后宋欣宜,黄铁城把脚指盖按上,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包好,但指盖根部细胞组织被破坏,直到晚年都没有恢复正常。[2]方棍子打
因大连放火团事件而被捕的李泽民,在小岗子伪警察署,鬼子、汉奸多次给他灌凉水、用胶皮管子拷打,他身上已没有一块好地方。一天,日本警察梅崎孝和汉奸张子久又把他提到楼上刑讯室。他看见放火团成员秋世显也在那里,就推翻了原来的口供舞王回一。凶狠的鬼子梅崎孝拿起胶皮管子又要打他,可是李泽民身上已经皮裂肉烂,无处可再打。梅崎孝就让他把手伸出来木田彩水,按在桌子上用方棍子和胶皮管子打,手被打后肿得像玻璃瓶子一样亮。英语同声翻译软件后来,李泽民被转到日本关东州警察厅新修的监房。一天,汉奸张庆和审讯李泽民友商发票查询。这个汉奸用一条方木棒子照着他的肩膀猛力一打,他的肩膀像被卸下来一样,不能活动。[3]骑(象)木马
在伪满北票煤矿,日伪监工为迫害特殊工人,除一般刑具外,还挖空心思炮制了五大特别刑具,第一种是“骑木马”。所谓木马,其实是一个四条腿的凳子,他们逼着“犯法”的特殊工人趴在上面,把四肢捆绑住,轮番毒打。[4]
1945年初,伪三江省警务厅派大批警察、特务到通河县,以参加抗联组织的抗日救国会为名,逮捕大批百姓,对他们残酷刑讯,制造了“通河事件”。在审讯的过程中,日本特务还独自惯用一种“象木马”刑。“象木马”是四个柱子的木制架,把受刑者的四肢捆在木柱上,头向下低,屁股向上撅,进行拷打。通河县万柳屯王喜才的屁股上的肉都打飞了。[5]酒瓶子打
“开拓团”入侵舒兰县上金马后,以所谓“强化治安秩序”为由,经常搞封锁交通、搜查行人、突击查夜等活动,任意伤害、侮辱中国人民。1942年春,当地姓丛的一户农民,因查夜叫门时在屋内没听见,开门晚了,被日本人砸碎了门窗深深仙缘,用酒瓶子毒打头部,致使头骨受伤流血,口吐鲜血,神智不清。[6]木棍子戳肋骨
1941年8月23日(农历七月初一)拂晓,日伪制造成滦平县火斗山惨案,抗日工作人员郑廷兰、傅振国和抗日爱国群众杨海、李朝俊、司文轩、呼振亭、王永库、高印等40余人,关押在伪古北口铁路警护队。当日受到日伪的审讯,使用的酷刑包括过电、灌凉水、跪铁丝网子、装麻袋里摔、竹片毒打等。高印等人控诉说:“用木棍戳肋条骨,把我们疼昏迷了,他们就写下假口供,又用凉水喷醒过来问,是你招的吧?说个不是,又有毒刑。有的人竟这样昏死过5次之多。”[7]木杈子卡脖子
1937年10月25日,伪汤原县吉兴沟日本宪兵队为追捕东北抗日联军联络员李德明,将陶家湾(今黑龙江省汤原县香兰镇陶家村)包围。在村民鞠德平场院里,被日本宪兵用刺刀逼去的老百姓中,男的有40多人,全都跪着,双手被绑着,周围是哭泣着的妇女儿童。一个留着小黑胡子的日本宪兵头目,站在跪着的群众面前,挥舞着战刀,声嘶力竭地咆哮着:“李德明地藏在哪里?马胡子地统统出来!不说,统统死啦死啦的!”接着拽出一个15岁的孩子李万柱d354董春雨。“嚓”的一声,一个宪兵狞笑着把木杈子卡在李万柱的脖子上,然后使劲一拧,将他拧倒在地上,日本兵抡起皮鞭,抽得他在地上滚来滚去。但是搜读小说网,李万柱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宪兵打了一阵又问剑川白族调,小万柱还是不吱声。这可气坏了宪兵头目契约新娘,他一挥手,上来一帮日本兵,把万柱大头朝下吊在苞米架子上刘荷娜老公。万柱的父亲李老汉眼看日本兵残害自己的亲生骨肉,气得浑身颤抖。老人家心疼儿子,更担心孩子挺不住说出什么,不顾一切地喊道:“柱子,你是爹的好儿子,千万不能胡说呀!”坚强的小万柱直到被吊昏过去,牙缝也没有欠。[8]榛树杆打
在吉林西头台子有一个日本军队的大仓库,在这里监工的都是日本人,他们天天手里拿着碗口粗的木棍看着工人干活,看谁干得慢、干得不顺眼就打谁。后来他们又改用山上的小榛树杆打人,这种树杆上长着好多刺儿,用刀削光一头用手拿着。这东西打人不但非常疼,而且它的刺儿还特别扎人,打一下身上留下好几个小窟窿眼。[9]
[1]王玉林:《我给抗联当交通》,周保中等著:《密林篝火》阴枣,战士出版社1983年版,第258页。
[2]黄铁城著:《一个幸存者的自述》,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龚韦华,第65页。
[3]《李泽民控诉书》(1951年12月3日),《东北历次大惨案》,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263—264页。
[4]《在北票煤矿的血腥统治》,孙玉玲主编:《日军暴行录》(辽宁分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第158页。
[5]盛连江:《伪满通河“四·六”事件——记通河矫正院反日暴动》,孙邦主编:《伪满覆亡》,吉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范旭毅,第46页。
[6]金恒:《记入侵上金马的日本“开拓团”》,《吉林市文史资料》第六辑,1985年,第112页。
[7]卢福、张思卿:《火斗山惨案》,陈建辉主编:《人间地狱“无人区”》明史奇侠,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148页。
[8]《陶家湾惨案》,《不能忘记的历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50—151页。
[9]张凤鸣、王敬荣主编:《残害劳工》,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23页。岑碧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