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黄天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英语写信范文专访陈伟:刺猬兄弟是共享“说唱”经纪的一场试验-网娱观察

浏览量:196

专访陈伟:刺猬兄弟是共享“说唱”经纪的一场试验-网娱观察仲维维

作者 /阿宝
转眼间,《中国新说唱》已经穿越夏秋交替,走到了“9进6突围赛”为学教育。尽管新一期节目为ICE、派克特谁走谁留设置了悬念,但从各种爆料不难得知,最终王以太、那吾克热、刘柏辛、周汤豪、ICE、艾热留在了舞台上。
舞台之外,因在1V1battle 中忘词而被淘汰的小青龙拿到了《中国新说唱》的第一个复活名额。艾热、满舒克、王以太等人登上了爱奇艺尖叫之夜演唱会,刺猬现场&中国新说唱人气选手见面会已经举办了两场。
9月末,选手也将迎来终极大考。无论笑到最后的是谁,他们都将应对节目落幕后,自己的热度升落起伏,演艺生涯的百转变迁。以一年为期,明年此时不知还有多少人能够越过观众的记忆轴线,依然活跃当红,不被遗忘。

同样的问题还摆在与众多选手签下一年合约的爱奇艺面前红宇新材。为了更好地运营这些rapper,爱奇艺今年成立了专门的经纪公司刺猬兄弟,在未来一年内统筹管理所签选手的演出经纪、商务合作、代言等。
参照去年爆红rapper现今的落寞境遇,刺猬兄弟的出现显得十分必要。但在说唱经纪尚不成熟的国内,难度也是不言而喻卓卓玛。
再加上本就脆弱的共享经纪模式,爱奇艺能走好这步棋吗?

签约让利
《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两档节目的先后播出掀起了2018年国内偶像的旋风,视频平台与经纪公司撒配而成的共享经纪合约随之成为潮流。乌丸莲耶

前段时间火箭少女组合孟美岐吴宣仪、紫宁所属经纪公司乐华娱乐、麦锐娱乐与腾讯的纠纷虽然得以和解,三位成员归队,但却将共享经纪合约的隐患暴露在了日光之下,当利益天平上的砝码由零逐渐堆高,白纸黑字形同虚设。
由此不免让人担心,同样采用共享经纪合约的刺猬兄弟,是否会重蹈覆辙?
“前面把合约签明白,我们可以给经纪公司多分成,但控制权要在我们这里。把人管好才是我们的目标,”谈到这个问题,爱奇艺高级副总裁,《中国新说唱》总制片人陈伟告诉娱乐产业。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中国新说唱》总制片人陈伟
据娱乐产业了解,去年众多说唱选手星期五台球,像TT、红花会在节目之前就已被摩登天空签下外于逸驰,一部分被音乐总监刘洲收至麾下,诸如GAI、Bigdog王可、赵涛、辛巴、王大痣、蜜妞、辉子等。而Bridge,艾福杰尼、黄旭一些人依旧留在各自的厂牌里发展。
而在今年刺猬兄弟优先签人的情况下,尚未有经纪公司归属的rapper在与爱奇艺合约到期前暂不能再签其他公司,而已经有经纪公司的选手,其公司将与爱奇艺共享经纪合约。
陈伟坦言,他们也不想做经纪业务军情急报,但又不得不做,“对rapper们来说,知名度突然之间大增,出了负面舆情丹青胶囊,这些孩子就消失在公众视野,如果一茬接一茬都是这样英语写信范文,中国的说唱是不是就没人管了?”

“这一年管好他们,无论是在创作能力、公众的形象表达,还是在后续商务演出个方面都有一个好的提升。对这些孩子、经纪公司、平台都有好处。”
事实证明,由于国内说唱环境远未成熟,与之相对应的说唱经纪也十分青涩稚嫩,从某些公司在应对自家说唱艺人负面新闻时的处理速度便可看出,同时,去年说唱选手现状的今昔对照也能折射出行业运作能力的欠缺。此时,大公司的进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利益分成不会影响双方的合作,我们也比较看重爱奇艺这边的资源”某说唱歌手公司负责人告诉娱乐产业。
基于此,共享经纪合约的风险或许不会在刺猬兄弟这里重演。众所周知,偶像经纪公司与平台的矛盾皆因各自利益而起羽毛笛子扇,纵使退团发生,对艺人的影响也不大,艺人单独发展就能达到团体发展一样的影响力甚至超越后者。但说唱选手却不具备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加之当下的监管环境,安全且长久走下去才是重点,哪还有心思去和平台battle?

正如陈伟所说,“我这一年给他的利益比他自己运营还要高,他为什么不乐意呢?”

“我希望他们最后能走上格莱美的舞台”
《中国新说唱》参赛选手里不乏一些熟悉的面孔,小青龙、辛巴、AI Rocco。辛巴在60s环节就被淘汰,小青龙则因为忘词暂别舞台,中文大有长进的AI Rocco成了晋级较多的一个。
不同的结果却都对应着相同的目的,借助节目收获名气或维持知名度。“发现自己的热度下降了,想通过比赛再提升一下”,小青龙曾在被问到再次参赛原因时,半开玩笑说道。
不止小青龙一个人处于人气下滑的境遇,据悉刘洲所签的rapper如今仅剩GAI一人,很多人已经归于沉寂。

“不管什么样的艺人,热度都是靠作品来支撑。哪怕超一线明星,两三年没有作品出来,其热度也会散去的比比皆是,更不用说这些说唱歌手了。”人尽皆知的定律,但如何做又是一番考验。
陈伟透露,刺猬兄弟专门为选手开办了一个创作训练营贾轶男,从7月开始就带领选手们进行创作训练,给他们提供声乐、说唱技术、编曲作曲等各种各样能力的培训,同时还提供包括线下演出、其他节目出境等一些锻炼机会。“创作为先,通过作品一个一个台阶走上更高的舞台,《中国新说唱》只是一个起点,我希望他们最后能走上格莱美的舞台”。
他解释,不论是比赛,还是演出代言等,选手们都需要不断创作新歌侯耀中,因为其老歌版权归属复杂,倒不如什么都是新的。一部分直接变成了广告代言歌,一部分是其演出歌曲,还有些用来参加半决赛总决赛,总之就是持续创作,过硬的作品才是基石。
“虽然我们这段时间不录节目,但他们每天打篮球、上课、写歌,每天安排得满满当当“,陈伟告诉娱乐产业,他们还会为签约选手安排心理咨询师,做心理疏导,“面对外界的关注,再加上涌上来的大量工作,这些人内心可能都还没来得及适应”。

除此之外房行东方,刺猬兄弟会根据每个人的规划,为其打造专辑。比如原本经纪公司有次计划的,刺猬兄弟会协助制作发布麻伊琳。“我觉得这几个人可以一起的话,我们也可能会出一个合辑,会视不同的情况来进行单独的分析、策划”雄县人网。
“我们也会参照经纪公司的计划无尽寿元,毕竟人家后续要长期打造的。当然要考虑到他们的一些经营思路。“陈伟补充道。

盈利不是唯一目的
去年说唱歌手的火爆,随之而来的是其商业价值的各种挖掘茅迪芳,一边是无处不在的以支付宝、饿了么等为首的金主爸爸定制的说唱广告歌,以及各大音乐节上越来越多的说唱歌手身影;另一边,说唱音乐成为诸如《羞羞的铁拳》《芳华》等电影的推广选择;rapper跻身各大综艺常客,成为品牌、时尚杂志的宠儿。
相比之下,今年说唱选手最明显的一个变化是,没有进行太多的商业开发。娱乐产业统计发现,目前人气选手中,艾热为电影《风语咒》演唱了热血版插曲《风语画江湖》;那吾克热给电影《苏丹》唱了同名推广曲;刘柏辛与王以太为PUMA品牌创作了《PUMA》广告歌,前者还登上了《大都市Numero》杂志封面;周汤豪登上了《ELLEMEN》封面。

“我们打造一个说唱歌手,对于品牌是有挑选的,也会坐下来和经纪公司商量,这个品牌对孩子以后的形象塑造够不够好,如果不好的话,即使钱多,但你别接姓刘的明星 ,我们给你找更好的品牌。”或许此前rapper的经历是前车之鉴,各种商务活动傍身,对歌手来说更是一种消耗。
“如果中国的说唱音乐,到最后变成一个急功近利的东西,我觉得我们这件事有问题。所以我要把后面的事情,把后面的新鲜血液的培养,把这些已经成了公众人物的说歌手的提升命锁修神 ,都做好。”
陈伟说,盈利不是刺猬兄弟的唯一目的,而有一个任务甚至更重要,就是把这些rapper管好,而不是节目结束后,他们像流星一样,消失在公众视野。“要让他们有持续的演出黄渲茗,有商业活动、代言、音乐节,直到合约期满,还给经纪公司,而这一年建立起来的习惯和传统,也会对他们有长久的影响”。
至于结果如何,一年之后见分晓。

近期热文
《凉生》狮系营销|董洁专访| 流量艺人
《明日之子》|《延禧》成绩复盘|TF二代团
笑果文化| 新片场《鬼吹灯》|合心传媒

商务合作 / 转载 / 加入社群 / 约稿
请联系微信ID:
tingting1521380492 hanyang1515
1028627745 649778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