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黄天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花盆架专访-写手肖良:初三动笔,至今已有五次大修改-江风硕人有曰

浏览量:251

专访|写手肖良:初三动笔,至今已有五次大修改-江风硕人有曰
“初三就开始着手准备写小说了,我就在清明节开始动笔”
Q:师兄最近在写一部小说,名叫《冥灵之界》。是什么让你有了写小说的想法?你写小说的契机是什么?是什么时候开始筹备的?为什么选灵异类型费贞绫?
A: 写小说的契机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是三年级时开始看了一些书,以后来有同学写,所以我就跟风就写着。
写《冥灵之界》这本小说是在初三。当时看了一部网剧叫《灵魂摆渡》,感觉那故事很溜啊,那个创意很不错,就想着模仿豪门嫡妻,然后写一写这类型的东西。就一直写到了现在。
筹备的话,其实就从初三就开始算筹备了。其实我是边筹备边写。现在在我公众号,你能看到的版本也算是最后的版本。之前其实有程度很多个版本,它的名字也变了很多次。
然后选灵异的原因呢,最早就是因为看了《灵魂摆渡》 ,觉得好神奇,居然可以这样写鬼。

《灵魂摆渡》海报
其实我最早就是不喜欢鬼故事,我觉得写啥都不要写鬼故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那个之后就感觉,写鬼原来可以这么有趣,这么好玩,然后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就写到了现在。
补充一点,如果说现在在问我为什么选灵异的话呢……我想的其实是因为,灵异像是一个契机。它一方面满足了我的一种不太喜欢这么跟着现实走的一种性格——这是我从小到现在的一个观念吧。
但另一方面呢又随着自己长大,却更喜欢去接触一些现实的东西,就是这么一个矛盾之中的灵异小说作为了一个出口吧。它离灵异小说距离近些,像《聊斋》那样他既不会脱离现实,它又肯定不跟现实一样。
初三就已经动笔了。我记得很清楚应该是在初三的四月份也——就是清明节,那个时候我算是正式开工了。
Q:清明节动笔,是因为这个灵异的主题跟这个清明魔兽四方阵啊,跟鬼呀,跟过去的更虚幻的东西有些关系,所以才开始想在这个点上开始动笔了吗?
A:来来来,第二种就属于高考阅读题经常让我们写的东西(笑),但是实际上,我的回答是想多了。真的就是因为长假,然后当时也正好四月份好像也就是我们的一模考嘛,就是初三的一模考。然后有了那个小假期,就决定把它写下来刘焕香。
Q:在初三那么紧张的时候就说你是怎么平衡学习跟写作之间的时间?会不会焦虑落下学习?
A: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了,因为已经过了四年花盆架。这对于初三来说整个的学习压力没有想那么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学习比较好吧,(笔者感到陡然心酸)那个时候所谓平衡——也没有。那个时候,反正也不能算平衡吧,本身就是一种舒缓心情的那个活动。
还有呢,初三的时候是爱怎么写就怎么写。
到了高中之后,因为不断的翻版,翻版,所以有一定的压力了。真正跟学习之间会产生一些冲突的,我觉得是在高一高二。高三的时候反而没这么大压力,所以这个焦虑没有那么强。
Q: 很多同学听到你说初三轻松学业不重之后,可能要哭晕在厕所。
A:这可能是有对比吧,因为如果我刚刚从初三过来我会觉得说初三也辛苦。因为经历过高三之后。就觉得初三的不算什么尿糖试纸。
某种意义上来说,高一的时候——尤其是高二的时候,反而我觉得压力大——压力比初三重。因为说实话初三一直在前列。所以初三压力……真没什么感觉。
“小说中的人物很贴近生活,他们都有原型吗?”
Q:《冥灵之界》里有一个人物叫肖善,那是你的原型吗?
A:这个说起来挺挺复杂的车卫士。因为我小说写的时间长。
最早的时候就是写小说就是幻想,幻想就希望自己在里面嘛,说白了,那个时候就是自己。根本就不用为原型的不用说了,就是把自己完全放进去——当最早的时候是这样。
越到后面呢,我觉得肖善,它属于我的一个人格,他不能完全算是我,因为我我是很多个人格,里面有很多个角色,其实都有我。肖善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他的人格就比较偏向于那种,成长型的以及理性型的人格,那一个局外人的身份不停地去做一些事情,但同时又作为局内人去参与一些发展。
虚构型的角色呢,我必须得说,其实没有一个固定的原型的。就像王盼玩盼这个角色。有一部分来源于灵魂摆渡里面的赵吏。但是又不完全是,很多时候会从某一个我看的角色中得到点灵感。然后又修改啊,还有加上我自己认为比较有趣的一些。性格或者觉得比较有意思的就放进去,那么不断杂糅,还有在写的过程中也会不断去调整。所以说没有固定的原型。
Q:小说开头有一个“五年之前”的字样。这算是为后文埋下一个伏笔吗?为什么这么设计,有什么寓意吗?
A:可能你看了那个公众号里面发现我一开头有一个“五年之前”的字样。这是我在最新的电子版才加上去的我本英雄,以前是没有的。

扫二维码进入肖良的公众号读《冥灵之界》
这个“五年之后”算是一个错位。
我觉得这个设计对我来说算是解放。由于有些东西我以第一人称来写不出来,然后有些时候我就想跳出这个故事续写感觉脸不对劲,那现在这个五年一把这个五年压下去就会使得整个故事更有张力。说白了就写的舒服一点。
从情节的角度呢,可以算是使得整个情节会更加的有那个活力的一个设计。
那如果从我单纯只从我,一个作者的角度来说的话我其实目的就是希望整个叙述。能够变得非常的多样,你可以打破的限制,因为我用的是第一人称叙述,所以必然会带来很多的“我”不应该知道的未来的事情。对这事对我来说这个巨大的限制。所以我才想到了这样一个交替视角。
“这个西多士就像是语文阅读中的‘线索’——想多了。”
Q:《冥灵之界》第二章有个小细节,余超颖“糯米鸡、豆浆、干蒸、西多士都已经被抢光了河大附中,只剩下一些普通的面包和炒粉”,想比起其他典型的“饭堂早餐”,西多士显得尤其特别且精致,你写到这段时是因为想起西多士的味道而嘴馋写下的吗?
A:这就好像回到了高考阅读……想多了哈哈。
其实这个原因只是因为……我对这个东西印象深刻,原因是呢……其实我从没吃过。只是因为之前,我这个同学老万啊,让我帮忙打早餐。说要西多士。那个时候比较蠢,不知道西多士是什么(笑),结果我们还吵了一架。
现在想来挺遗憾的……因为真的没有吃过。
我觉得在真正写小说的过程之中呢,说实话真的有想那么多,反正那个时候我就需要写早餐。西多士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印象比较深刻,我就自然想到了。
在写小说时候不会像语文阅读会考虑这么多,很快他很快速的一个反应——也就五秒钟不到的事情。但是你适合去解读的话,其实也确实,可以把这种味道给解读出来——那个时候我觉得,哇,好妙好妙。
“怎样分配写作和学习的时间?”
Q:师兄上大学后应该是有了更多可支配的时间,那请问你是怎样分配写作和学习的时间的呢?
A:大学的时间充沛,那是绝对的。因为有了自己掌握的时间。
还有个原因是我可以用电脑打(笑)。那算是比较大程度地解放了手写这个问题。
时间嘛……是在快临近考试的时候我才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时间安排。那就是六点早点。六点钟爬起来写那么三十到四十分钟。现在是雷打不动。这个好平衡啊,一方面让你早起,又不能开灯,舍友都睡觉,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写小说。
Q:这让我想起了小说界以自律而闻名的村上春树。
“蒲松龄先生的《聊斋志异》有没有给《冥灵之界》一些灵感?”
Q: 我准备专访时,发现你一开始是在起点中文网上发的文字。你在介绍中说,“透过写灵写鬼表达对人间的思索,通过少年的成长表现出另一种生活。”你刚才也说,《冥灵之界》有点像《聊斋志异》。当我看到你的那个简介时我也想到了这部小说。你能就《聊斋志异》再跟我们谈谈你的《冥灵之界》吗?
A:这个呢,其实可以说小说的一个框架吧。
第一部分就是我前面说的复线。也就是说,每一个故事其实都。虽然在写鬼窝沟龋,但是他其实还是在写真写人间发生的一些事情。然后第二个就是主线。就是作为肖善,见识这些东西去看这个世间百态,他自己也在成长——其实也是说我自己。写有这个小说,让自己成长。
那聊斋志异的,我得说我一直拿这个来形容,只是因为我找不到更好的比喻。因为聊斋大家看过,所以我一说大家就大概知道那个方向。
其实我和他不太一样,因为聊斋的故事没有主线。只有小故事,他们有一个大鼓是在哪里。它构建了一个世界美女宝典,在这个世界里面发现了无数事情。但是没有东西串在一起。而我不是这样,我的是有东西串在一起,如果用类比的话,我肯定要用的是《灵魂摆渡》。真正的灵感来源是《灵魂摆渡》。只是因为《灵魂摆渡》大家也不太熟偏振镜的作用。所以我总是介绍说是聊斋,但其实差别还是有点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