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黄天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花洒价格专栏-万庐随笔——写字这码事-西晚新视觉

浏览量:190

专栏|万庐随笔——写字这码事-西晚新视觉

写字这码事
□吴振锋

所谓书法的觉醒,是探讨人是怎样对待写字这码事的。
东汉末,人们对书写之着迷阿史那沙苾,对技法之重视是空前的。赵壹的《非草书》,栩栩如生地记录了时人酷爱草书的情景。其实,草书起根发苗更早,可能在西汉江平线,也许还要早。以不赞成的态度记录并传播了汉字书写在汉代的状态的,只有赵壹。这篇文字有幸成为历史上第一篇流传下来的书法论文,真是个意外。
西汉时,有个人叫陈遵,善书,他写给别人的尺牍,“主皆藏去以为荣”。这许是关于书法收藏的最早记录。东汉时师宜官嗜酒,去酒家又不带钱,是因为他能写一笔好字。“因书其壁,顾观者以酬酒值,计钱足而灭之”。写在墙上的字,观看者要付费,且精确计算,收足了银子便将字抹去。这恐怕是书法作为商品的最早记录。
到了南北朝,书法的收藏与买卖已蔚成风气了新沂钟吾网。王献之的书法市场就很好。有个成语“买王得羊,不失所望”。就是说有人买了羊欣的字,觉得虽没得到王献之的,但得到了羊欣的也不错。羊欣是王献之的外甥大潮如歌,书法是得了王的亲传的。唐代的李邕,是谀墓高手,人“往求其文”“多赍持金帛”,“受纳馈遗,亦至钜万”。算得上有钱的书法家。蒲城三合的田野里,至今还矗立着他写的《云麾将军碑》。据说,柳公权的字,也卖得好价钱沙县资讯网,“岁时巨万”。书法家锺少京为买王羲之的五件行书,“不惜大费,破产求书”,花了“数百万贯钱”才如愿以偿。宋代,在中国历史上文化可谓发达,书画家的日子当然也好过。唐人沈传师的字在宋代“以完本售至数万”。大文豪苏东坡去世不久,就“一纸定值万钱”。
从东晋至唐一代,书法名家无数,都把自己的字看得重。到宋时,书法家越来越关注自己书法的艺术价值和历史地位了。欧阳修最早意识到“字书之法寂寞不振,未能比踪唐室”,所以他“只日学草书,双日学真书”,深信自己十年不倦,当得书名。 苏东坡对书法颇自信,他说,“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者,终不能尽妙”。这句话,今天的人最应思量。“识浅、见狭、学不足”,这三条恐怕是“写家子”之所以是“写家子”而不是艺术家的根本原因。有人在公众场合,宣扬写字的人无须读书,若读了苏东坡不知脸红不?东坡以其学识、胸襟和博闻,曾自许“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自认为他的字是“心目手俱得之”的。有一次,写完一幅字后,在后面留数尺空白,借此“以待五百年后人作跋”,这虽是自炒,却很自信。在另一件作品后面,他写着这样的话:“后五百年当成百金之值商牌网。”高标自许如此,见情亦见性也。明清之际,乔引娣王铎也是个有大抱负的书法家四海一线。他说,“我无他望,所期后日史上,好书数行也”。还写道:“吾书学之四十年,颇有所从来,必有深于爱吾书者。不知者则谓为高闲、张旭、怀素野道,吾不服,不服,不服!”连续三个“不服”,今天无论谁读了,你服不服?
梳理这些故事挺有趣,书法家从得实惠到图名望进一步到对历史地位艺术价值的关注,一步一步杨思维,可以看到人们认识的一步步推进,以至自觉,亦可以窥见历代艺术家各自的价值观人生观,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对自己的艺术,都很自信。
花影刺桐
□常晓军

去了泉州,喜欢上了遍城灿然的刺桐。
那燃烧的火红分外娇艳、芬芳,让人瞬间感受到这座当年“东方第一大港”的热情与包容,虽然那段辉煌的传奇已成记忆曹西平,可细细端详这花,眼前便闪现出了狂风大浪的海上,一队队商船正扬帆破浪的情景。
从小渔岛到大都市,从名不见经传到蜚声海外兜兜麽,是谁开辟出这条通道,最终又成为传诵千年的海上丝路起点?相信记忆终会将历史定格为一块块石碑。在泉州见到过不少石碑,每座石碑上都镌刻着不同的文字与故事,映衬在鲜红的刺桐花下,似风轻云淡,恍若穿越历史星空;似千古吟唱,在相送与重逢中守望。
来泉州父子骑驴,其实用不着去看海,那些陈列在博物馆中的石碑、古旧木船,沧桑往事中充满着涌动的力量。它们虽然在岁月与海浪中失去了光泽,却依然能从无比久远的时光中看到静默中的风景。馆里很静,静得仿佛都在聆听大海的呢喃。不经意就有浪花打过来,某种永恒便这样被击活了。静止全然变成躁动,在海水的起起伏伏中,装载着茶叶、瓷器的商船乘风破浪,朝着陌生的国度驶去。于是,千百年前的泉州港便在花开花落中成为千年繁华之梦的起点。
阳光如此明艳,不由得让人想起西安单调的冬来。无数枯黄的生命在寒风中抖擞着,时而幻化成漫漫丝路,时而演绎成驼铃声声曾培淦,却不失生命的激情。尤其在浐灞湿地这个古代关中地区的水陆交通咽喉,东西贸易的必经之地,更展现着中国传统文化的自信与魅力。一条海上丝绸之路,一条陆地丝绸之路,生动的图景是如此相似。烟雨中的刺桐,饱受海风吹拂的刺桐,静默而又奔放地开在街衢巷道。出土兵马俑的临潼,骊山方圆十余里全是石榴树。花开时节,层层叠叠的石榴花火红得似乎要燃烧起来,在弯弯曲曲的树干上绽放着。微风吹来,花香便喷涌出缕缕的乡愁。慢慢地才懂得,石榴这物种也是沿着丝绸之路,从遥远的异乡落户长安化为千风,为这高天厚土的黄土地带来了不同的色彩。
泉州是不缺少花的城市,顺着花香,可以一览九日山的幽雅,可以领略开元寺的深厚。听导游说,刺桐还叫瑞木,早在五世纪的时候,泉州已经遍地都生长着刺桐花,从海上回来的人们,远远地就可以见到这些象征着幸福的颜色花洒价格。就算是那些远道而来的异国商贾,瞬时也会因这红色少了许多陌生拘束游龙随月。

刺桐树不甚粗壮,树干弯曲,花苞形状与槐花相似,只不过刺桐花儿红得更艳丽,红得更有姿态,在岁月中透露着最为原始的野性,就连夜色中的泉州也恍然有了火红的生命力。喧哗是夜色的开始,下了夜班的路人,年轻的男女,还有各色各样的人,在大大小小像流水席一样绵延的夜市里尽情地乐着穿越官家嫡女,不仅仅是在满足胃,更是情绪和交际的需求。这样的快乐是如此真实和简单,既是属于身体的,也是属于泉州的。内心不由被这些凡俗的美所感动,感觉这座傍山依水的城市与众不同,居山揽海,滨水相望,山水湖海,相互辉映,让人体味到人生的悠然境界。
凡来到临潼的人都会去看看石榴树,没有肃然起敬,没有顶礼膜拜,但在这小小的树木面前,感到的却是生命力的无比顽强。这样的火红,不也与刺桐类同吗?从此让泉州与长安在时空中遥相呼应,冥冥中有了穿越千年的对话。花一朵朵,枝一片片,也不知道是花色点缀了温润的城市,还是城市葳蕤了影影绰绰的花。
开始还为这显眼的红有所不屑,看得多了,原本的张扬突然变得可爱起来。是的黄昏色的咏使,在这个听着涛声的城市,有无声的花相伴,恍若置身通往域外的漫长艰辛路途中。近处是传统的中式房屋,远处隐约可看到尖顶的哥特式建筑,各式各样的建筑交错在一起,无论是隔着海,还是横亘着沙漠,虚虚实实中就只有一树红花留在了往来者的脑海。

【请关注我们】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关注西晚新视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