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黄天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艾米尔编年史世界上唯一的你-人间瞎画

浏览量:138

世界上唯一的你-人间瞎画
(哈哈,给小格写的歌,用他曾经最喜欢的小黄人变了音,好玩儿)

多年前一个静谧的午后,我妈温柔地望着我说,你想要一个弟弟还是妹妹啊孔垂燊
也许是因为同性相斥的原理,我毫不犹豫地做了选择,要弟弟吧。一年以后,我真的有了一个弟弟。
现在想来这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预言。
如果我妈是问我,你想不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啊?也许我也会纠结很久,答案或许也会不同。
不过幸好没有这个纠结的机会,因为这漫长的十七年证明,对我来说,有个弟弟真的挺好的。
在我妈还大着肚子的时候,刚上小学的我经常在晚饭后陪她一起出去散步。
这时候总是会碰上些邻居当着我妈的面,开玩笑跟我说,完了完了,这要是个弟弟,你就要失宠了,你怕不怕啊,你妈以后只喜欢你弟不喜欢你了之类的。
每当那时候我就会很生气,并不是因为担心他们口中所谓的失宠,而是觉得这些大人真无聊,我弟还没有出生,就要来挑拨我们的关系。
我弟是自己人,不仅我妈可以宠着他,我也要宠着他。
在从我说我想要的是弟弟那一刻开始,我就把我弟当自己人了,虽然他还没有出生,但我已经开始坚持团结内部一致对外的原则。

还记得我妈生我弟的那一天,我爸在厨房熬土鸡汤。我像个跟屁虫一样眼巴巴地跟在我爸身后,那时候的我就是个吃货,直直地望着砂锅里香喷喷的鸡腿偷偷咽口水。
我爸哭笑不得地说,这个你不能吃,这是给你妈补身体的,等回家了我再弄给你吃。我心里多少有些不情愿,我又没想吃多少,但是一口都不给我吃真的有点生气。
但是没想到我爸把盛满鸡汤以及两个大鸡腿的碗端到我妈床前时,我妈却说她没胃口吃不下。看着我眼里热切的渴望,我妈也笑了,最后那两个大鸡腿自然落入了我的口中。
霎时间心满意足的我想,有弟弟真好,以后每天都有这样的大鸡腿吃了。然后我偷偷看了一眼睡在我妈旁边的弟弟,嗯,黑黑的,皮肤皱皱的,刚出生的小孩儿都这么丑么?
大鸡腿倒是没吃几天,我就发现了有弟弟之后的新乐趣。
也许是小孩儿没有攻击力,天生就容易让人放松下来,我每天放学回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用手指轻轻戳我弟的小脸蛋儿天龙之大醉侠。软软的,点他一下,他就会眨一下眼睛,就像一个设计十分精巧的机关,特别好玩儿。
尤其是我弟小时候眼睛大大的,眼睫毛逆天的长,眼睛眨巴眨巴地像个洋娃娃一样非常惹人喜爱。我妈带他出去玩的时候,在小推车里还被一群小姐姐围观过,就为了专门看他的眼睫毛。
最好玩的是,当时我弟这不到一岁的小孩儿就有了很多小表情。明明闭着眼睛,会突然莫名地咯咯大笑一声,又或者突然来个丑到哭泣地皱眉力王有几部,还有仿佛被什么惊吓到,小短胳膊短腿突然一蹬绿角蛙,然后被自己吓醒就开始大哭。
每当碰到这种时候我就会忍不住大笑,笑到自己都觉得有点儿对不起我弟。我弟小时候真的是承包了我N年的笑点,是照耀我黯淡小学生涯的星光。

随着我弟慢慢长大,一天变一个样儿。以前那个只能抱在手里吚吚呜呜的小孩儿危情实录,时不时要我和我妈抱他背他的小孩儿,居然已经能够自己晃晃悠悠地到处跑。
刚学会说话不久的我弟,因为我玩游戏故意跑很快不让他抓到我,他的小短腿跟不上我,又不会其他的词语,急得小脸通红,就单单“姐姐”这两个字变换节奏和语调,都能被他喊出多种风格。
那时候我妈一个人照顾我弟和我,我在学校上小学,她为了有时间做家务做饭,又怕我弟捣乱或者到处乱跑,就会用DVD放歌曲碟片,让我弟一个人在沙发上听歌玩。
于是刚学会自己走路不久的我弟,就有了一个牛逼的爱好,听歌跳舞。
我弟当时最喜欢的歌曲是《辣妹子》,他不光听,还能跟着唱,不仅唱,还能在沙发上跟着节奏蹦来蹦去,“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唱得十分动情和专注。
这段我弟的黑历史简直是我小学最开心的回忆。

要说一般二孩家庭都会有的冲突,我和我弟从小却基本没什么冲突。本来性别就不同,年龄差距也大,没什么比较。而且我小时候唯一的底线就是吃和电视,其他的都随便。
关于吃,我和我弟恰好又是逆天的互补。
我从小就不喜欢吃零食,只要正餐吃饱了就绝对不吃零食。我弟只喜欢吃零食,只要有零食吃就绝对不吃饭。
买回家那些花花绿绿的零食,我都是象征性地挑两包尝尝味道,然后全部给我弟笑纳了。
而每次饭桌上容易引起争议的食物,什么鸡腿鸭腿鱼肚皮,好吃的都无一例外地都大部分别夹入我的碗中,因为我弟打死都不吃魅眼网。
这直接导致现在回看以前的照片,我弟又黑又瘦,我白白胖胖,倒活像是我弟被亏待了。
所以我和我弟唯一的冲突就只剩下抢电视。毕竟在还没有我弟的时候,电视是我唯一的好朋友血羽凤凰。自从有了我弟之后,我看电视的时间就被大大地压缩。
不过凑巧的是大部分时间,我们想看的电视节目都是重合的,很多动画片也是我的真爱。我跟我弟唯一的冲突,就只剩下那些我想看脑残偶像剧,而我弟想看脑残动画片的时刻。
这样的时刻不算多,但是也爆发过几次。
那段时间我们家的电视遥控器换了好几个新的,每次都是我和我弟抢遥控器掰断的,或者砸断的。
还有一次我和我弟打架,也是因为抢电视遥控器开的头,本来没什么事儿,后来却是由假的打成真的了,因为不知道是谁先不小心用力过猛,彼此越打越生气,最后两个人都开始哭起来。
我妈从厨房出来,看着我们一大一小各自哭成一团,像是比谁声音大一样,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把我们两个人一通教训,说我们大的不像大的,小的不像小的,以后都不准看电视。
然而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我跟我弟就和好了,吃完饭两个人开开心心地一起看起了连载动画。在小孩子的世界里,是没有隔夜仇的。
在我弟和我的世界里,更是没有。

所以跟我弟在一起成长的时光,更多的时候都很温暖。
一直以来看起来都是我在照顾我弟,其实他的存在给我苦不堪言的小学生活带来了很多快乐。
学校里没什么值得留念的事,我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赶紧放学回家找我弟玩儿。
那时候我上小学,每天只有五毛钱的零花钱,但是这五毛钱在当时可以买好多好吃的。
一塑料小碗的锅巴洋芋,凉拌三丝,凉粉,冰粉,凉面,豆腐花,或者在小摊贩上买一角钱一小包的辣条梅海岭,可以买五包,又或者是买一整包臭干子,又或者五颗果冻或泡泡糖,又或者是攒一个星期的钱,可以在面包店里买一小袋蘑菇蛋糕,或者一个肉松面包。
每次只要在回家路上买了好吃的,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给我弟留一半带回去,或者全部带回家跟我弟一起吃。
我总觉得跟我弟一起吃,比我一个人吃要好吃很多。尤其是每次看到我弟那惊喜的小眼神,开心是会翻倍的。
但那时候我妈不让我们吃这些零食乱世芳华,尤其是在午饭前,怕我们吃了就吃不下饭。
所以我都是偷偷地把吃的藏在背后,每次听到家门口传出的“辣妹子辣”的歌声,我就小声地把我弟叫到阳台,两个人偷偷摸摸地把我带回家的零食吃完,我再大声跟在厨房炒菜的我妈说,我回来啦。
搞笑的是,我们那时候常常傻到连嘴都忘记擦,尤其是吃完辣条那油亮的小嘴。我妈也是哭笑不得地默默纵容了我们许久,后来才告诉我,我们当时这个巨大的失误四会家园网。
而这些囧哭了的事情也都成为了记忆中最美好的片段。

后来我上初中了,学业开始繁忙,而我弟刚刚上幼儿园。每天早上我离开家去学校时,我弟都还没起床,而当我晚上下自习回家,我弟早已经睡着。
我们平日见面的时间,只剩下午饭和晚饭的时间,以及每一个周末。
再后来,我考到市区念高中,学业更加繁忙,而我弟正在上小学。我只能在各个小长假寒暑假才能坐车回家一趟。
从那时候起,每次在车站送我走的时候,我弟都会哭得像个泪人。而我已经学会了假装鞠知延,笑着挥手说不要哭了,要做一个能保护妈妈的男子汉啊,自己却在车子驶离车站时偷偷抹泪。
再后来,我去外省念大学,学业没有那么繁忙了,生活却丰富了很多。每年回家的时间更是只剩下了寒暑假。
每次在动车站送我走的时候,我弟已经不会再哭成泪人,但是眼眶依旧会红,会不停叮嘱我要小心安全,好好照顾自己,在路上不要被人骗了。
距离的远近丝毫没有影响我和我弟的感情。
无论过去了多久没见面,只要再坐在一起吃饭,都能够无比自然地开始聊天而不觉得尴尬,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
这就是所谓的家人吧。

最让我感动的是,这么多年,在我那些看不到的时光里,我弟已经默默成长为善良而成熟的少年。
我不在家的日子里,他会关心我妈,会照顾身边人的感受,甚至比我细心多了。无论什么时候跟我弟一起出门,都能看到他给老人让座,那么自然而然,就是一种源自善良的本能。每次他看到让人悲伤或感动的新闻或电影,依旧会不受控制地落泪。
在社会上滚了半圈的我,看着他还保有一颗赤子之心,真的让人感动又心疼。
在我因为现实和理想的冲突,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习惯性地跟我弟倾诉。我弟却立刻红了眼眶,跟我说,姐姐,我只希望你能够好好地开心地活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当他本想再接着说下去,却突然开始哭了起来包菜炒肉,我被吓到了,念高中的他已经很稳重,很久没有这样哭,我急忙问他你哭啥啊。
他哽咽着说,我担心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养不活你自己。我怕你吃不饱饭,你本来是那么喜欢吃东西的人。
说完,我弟哭得更凶了调教三国。
反而是我对于自己吃货形象深入弟心而哭笑不得,开玩笑回他,要是真的吃不饱还可以正好减减肥。
但其实我心里真的很感动很感动。
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弟知道,我看似大大咧咧却是个敏感悲观不善与人相处,没有野心和冲劲的人。只想一箪食,一瓢饮,活着去做那些自己喜欢的别人觉得没有意义的事情。
他知道我很懒,如果不是实在被欺负到头上我都懒得回应,不是被人推着,我就不会选择往前走侠女闯天关。而更多的时候,我不得不假装成长,不得不假装融入,只是因为不安和责任。本性上腐乳肉的做法,却还是一个不及我弟年纪的小孩儿。
但是这么多年,我就一直被推着往前走逍遥神传,越往上走,身上肩负的期望就越重,身处的世界也越来越复杂,但这些都并不是我想要的。
我很庆幸,我弟是真的了解我,如同我了解他一样。他不想我放弃自己,只希望我在这个无比魔幻的世界里活得快乐。

今天是我弟十七岁的生日。
祝你生日快乐,小格。
一直以来没什么正式的场合说这些,写了那么多文字却总觉得还有好多好多被遗漏了,给你编了一首小歌却越唱越觉得自己技术太渣。
谢谢你来到这个世界上艾米尔编年史,陪伴我一起度过那些漫长而孤寂的日子。谢谢你来到这个世界上,让我觉得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也没什么。谢谢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你是上天送给我们家最好的礼物。
我对你的期望也如同你对我的一样,不论世事如何变迁,我都希望你能够好好地活着,开开心心地活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跟我来自同样的血脉,在同样的家庭长大,世界上唯一的你,希望这么善良的你能够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文/苍苍合离
图/Suzie